抗日英雄冯安邦的故事(简介)-宝运莱官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网站
抗日英雄冯安邦的故事(简介)

 

  字化民,山东省无棣县人,1884年生。先世以耕读传家,在乡间很有声望。父亲冯维钿,是清代光绪年间的五品把总。可惜家道中落,贫困不堪。

  童年拜张道长学艺

  十几岁的冯安邦只得到县城扛麻袋度日。那天,他中午歇工,恰好遇到了张道长。《奇道士“拉大耙”,意外收留“扛大包”的少年》(详见-奇人佚事)从此徒缘造就一代英才。这道长名叫张立青(音),是沾化县下洼镇哈喇庄人。1900年,正值清末,民不聊生,他只得远走他乡,海丰义和拳兴起,冯安邦参与其中。随后,冯安邦从戎。

  从士兵到将军

  1911年辛亥革命后转隶第十六混成旅冯玉祥麾下。

  1917年,“张勋复辟”,时任陆军第16混成旅骑兵营排长的冯安邦跟随冯玉祥的“讨逆军”马厂誓师,然后挥师西伐,冯安邦率部一马当先,杀入北京城,击溃了张勋的主力部队“辫子军”,迫使宣统皇帝放弃帝位,再次宣布国家共和。

  1921年,他随冯玉祥入陕讨伐陕督陈树藩,因作战勇猛,带兵有方,以战功晋升为第11师工兵11营连长。

  1924年参加冯玉祥发动的“首都革命”,擢升为营长。

  1926年九月,冯玉祥于绥远五原誓师,就任国民联军总司令职,冯安邦升任第二集团军暂编第一师工兵团团长。

  1927年春,被派往宁夏训练部队,因成绩优异,晋升第十六师第四十八旅旅长,旋调任第三混成旅旅长,隶孙连仲麾下。

  调任宁夏省政府主席

  1927年夏,冯安邦奉令率部到甘肃扫清叛乱土匪。在陇南作战中,他运用巧妙战术,克复天水城,为保障北伐的顺利发展提供了充分的人力、物资供应,晋升为第28师师长,后又调任第22师师长兼代理宁夏省政府主席。

  陇南之役

  1928年,西北回族军阀为争夺地盘与西北军发生冲突。一时河隍等地的马仲英、韩进禄及马廷瓤兄弟纷纷乘机而起。冯安部奉调甘肃征剿,首先在南大通阻击马廷部十且,韩进禄部退出河州,猛扑天水并将其逐出永登、凉州。冯安邦与吉鸿昌部坚守天水,力克强敌,迫使韩部与马仲英会合后向纸县临谭清退,是谓陇南之役。随后,冯部跟踪追击,于次年一月攻陷长拉麻川村落。不料,马仲英部转扑宁夏,宁夏后方告急。冯安邦率军回剿,再次告捷,遂因功摇升为第二十六师师长,并代理宁夏省主席。

  多次改编

  1930年5月,蒋冯阎大战中原(中原大战),冯玉祥被迫下野流亡海外,冯安邦部隶庞炳勋第二路军,由郑州以南地压东进,投入陇海线反蒋作战。作战结果反蒋军失败。

  1930年十月下旬,冯安邦随孙连仲投蒋,所部被编入孙之第二十六路军,调鲁西驻扎。  1931年春.冯安邦随第二十六路军由山东开往江西兴国、瑞金、宁都一带,参加对工农红军的围剿。

  1931年十二月,该军将领赵博生、董振堂率一万七千余人在宁都举行起义,投向红军。二十六路军元气大伤,孙连仲被迫收容残部,重新整编,冯安邦出任新组建的第七十四旅旅长,下辖两个团。1932年,第二十六路军在宜黄遭到红军惨重打击,实力更减。孙连仲被迫再次实行改编,将原第二十五师缩编为一个旅,由冯安邦任旅长,第二十七师也缩编为一个旅;两个旅合编为第二十七师;二十七师与独立第四十四旅组成第四十二军。师长、军长职均由孙自兼;冯安邦担任陆军第27师第80旅旅长。1932年年十二月,冯安邦晋升第二十七师师长,率军进驻安乐县。

  1933年初,奉命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级班第二期受训。结业后,返回江西。

  1934年,蒋介石洞二十六路军开往宜昌、宜都一带,“围剿”湘鄂边区红军。冯安邦部奉派公安、石首参加“围剿”作战。

  1935年,调往江苏淮阴一带整训。

  坚守娘子关

  1937年七七事变生的爆发引燃了民族抗战的圣火。

  1937年七月九日,二十六路军即接到了开赴保定、石家庄结集,支援第二十九军保卫平洋的命令。

  1937年七月十二日,部队开投北上,踏上了抗击日寇的光荣征途。行前,冯安邦慷慨激昂地表示:“杀敌报国,就在此时!贪生怕死,保存实力的军人,是国民革命的败类,不算是炎黄的子孙”!  北上后,冯安邦率第二十七师布防于北平以南琉璃河一线。

  1937年八月中旬,北京失陷后,日军第二十师团沿平汉路南下,向二十七师阵地发起攻击。冯安邦指挥官兵奋起应战,多次挫败其攻势。

  1937年九月十八日,二十七师奉命撤离琉璃河,退往石家庄休整。

  1937年九月下旬,受命担任平汉线以南、淖沦河北岸一线的守备。

  1937年九月三十日,第二十六路军被扩编为第二集团军,孙连仲任总司令,冯安邦升任第四十二军军长,辖第二十七师(自兼)和独立第四十四旅。

  1937年十月上旬,沿平汉路南下的日军第二十师团连克津沦河北昆的灵寿、平山、新安、正定,

  1937年十月十日攻占平、津后沿平汉路南下的日军第20师团攻占石家庄。在琉璃河、房山一线阻击日军的冯安邦奉命率部东移,援助阎锡山的晋军守卫山西。

  1937年十月十二日,四十二军抵达娘子关一线。冯安邦令二十七师一部占领北峪,支援友邻第十七师作战,主力则集结于娘子关附近,独立第四十四旅进占六岭关,阻击西进及南下之敌。

  1937年十月十四日拂晓,冯安邦组织部队向占据旧关之敌发动反攻,并令二十七师一部向新关、核桃园和大小龙窝出击,配合反攻行动。旧关日军经我反击,退据东南高地顽抗。核桃园及大小龙窝之敌遭到反击后,夺路逃窜,冯安邦急令二十七师七十九旅派队堵截,将日军包围。经二小时激战,将四百余日军全歼。随后,旧关日军向冯军反扑,经奋勇阻击,日军败走。其后,冯安邦令二十七师在大小龙窝至自石头之线设防,独立四十四旅则固守六岭关,并同夏口村、洪子店一带八路军部队取得联络配合,于十四日合力击退经洪子店西犯之敌。

  1937年十月十五日,二十七师再次击退由旧关批犯之敌。

  1937年十月十六至十七日,冯安邦指挥四十二军反击旧关、关沟之敌,激烈搏斗十余次,双方伤亡惨重。~未果。

  1937年十月二十日,日军辅以飞机、大炮向冯安邦部固守阵地昼夜猛攻,我军将士据险死守,与日军搏斗混战数十次,死守阵地最高峰,激战至暮,与效形成对峙。

  1937年十月二十二日,日军攻势有增无减,冯安邦督励官兵节节抗击,冯部伤亡用累,被迫沿正太路西撤。至22日夜,阵地失守。此役后,独立第44旅只剩两个营约七八百人,第42军全军已不足三千人。因晋东战场曾万钟第3军和孙震第41军“溃乱不堪,皆不能即时使用”,正太路正面任务完全由冯安邦第42军及田镇南第30军担任。

  1937年十月二十八日,蒋介石命该两军在寿阳以东阻击日军。战斗异常激烈,据守乱柳村的第27师2营仅剩士兵六人,依然苦撑不退。

  1937年十月到三十一日,第四十二军伤亡巨大,全军仅剩1700余人,但冯安邦仍激励官兵誓死报国。

  1937年十一月一日,冯安邦奉命率四十二军转移,途中遭日军包围,冯安邦挥军死战,付出重大牺牲方得以突围。突围后,二十七师向太原转移,后转向汾河两岸。独立四十四旅向芹泉镇转移。经连日苦战,四十二军歼灭日军第二十师团七十七联队大佐联队长鲤登行一以下一千余人,自身伤亡也极大。太原会战结束后,冯安邦率部开赴河南许昌补充整顿。

  在娘子关防御战中,冯安邦率部冒着日军飞机大炮密集的狂轰滥炸奋勇迎战,坚守阵地近一个月,有力地配合了山西忻口战场的作战,保卫了山西的东大门,并曾率部配合八路军出击歼灭日军二十师团三十九旅团步兵第七七、七八联队,击毙日军一千余人,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血战台儿庄

  1938年三月,第二集团军划归第五战区指挥。其时,日军第十师团不顾东面第五师团攻势受阻,直扑台儿庄,企图一举攻克徐州,打通津浦线。蒋介石为在战略上加强第五战区,从第一战区檄调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和汤恩伯第二十军团驰援鲁南。在河南许昌尚在休整的冯安邦第四十二军接到命令后,日夜兼程奔赴台儿庄前线。(鉴于孙连仲部队以善于防守著称,第五战区决定令其担任守卫台儿庄的重任。)

  1938年三月十八日,孙连仲部奉命由河南归德(今商丘),许昌东开徐州。

  1938年三月二十一日,一部抵台儿庄。冯安邦部独立第四十四旅到达台儿庄作为总预备队,并接替五十二军担任台儿庄至韩庄间运河南岸的防务。

  1938年三月二十三日,二十七师抵徐州以北汪柳泉。

  1938年三月二十四日晨,日军正式向台儿庄发起猛攻,当晚突入台儿庄东北角。中国军队据城死守,将入城日军歼灭,堵住了缺月。冯安邦严令独立四十四旅固守运河一线,并派一部北出朝鲁沟,威胁日军侧翼。

  1938年三月二十五日,二十七师徒步开抵台儿庄,担任城外右翼防御,准备侧击日军左翼。

  1938年三月二十七日,日军得到增援后,对台儿庄再次发起进攻,占领城寨东北角。冯安邦亲赴右翼督战,率二十七师协同三十一师反击刘家湖日军,将刘家湖包围,与敌展开白刃厮杀。激战一直持续到三十一日,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对台儿庄城的进攻,减缓了守城军的压力。

  1938年四月一日,台儿庄城内守军伤亡近半,西北门、东门、北门、东南门均沦入敌手,守军仅据有北站、西关和南门。  为了支援城内守军,四月二日凌晨,冯安邦特令敢死队二百余人附一营士兵从东门攻入城内,袭击城内日军左侧背,一度攻占了东门和城东北角。同日,二十七师与日军坂本支队在台儿庄以东发生了空前激烈的阵地战。冯安邦乘马督战。官兵视死如归,予敌以惨重打击。

  日军《步兵第十联队战斗详报》称:“研究敌第二十七师第八十旅自昨日以来之战斗精神,其决心勇战气概,全部守军顽强抵抗直到最后,以至于此狭窄的散兵境内,重叠相枕,力战而死之状,虽为敌人,睹其惨烈之状亦将为之感叹。曾使翻译劝其投降,应者绝无。”此役,二十七师仅营长即阵亡三名。

  1938年四月三日,敌坂支队与漱谷支队会合后,即发起猛攻,从北、东、南三面包围了台儿庄。冯安邦急令独立四十四旅一个团开赴台儿庄南门外堵截日军,并阻敌渡河。经过城内外中国军队的共同努力,终于顶住了日军的最后一次猛攻。

  1938年四月四日,外围中国军队已开抵台儿庄附近,对台儿庄构成大包围态势。

  1938年四月五日,冯安邦令二十七师组成敢死队,发动夜袭,攻占了台儿庄东北的孟庄、裴庄、邵庄、彭村、沧浪庙,日军向东北、西北两个方向清退。

  1938年四月六日,日军主力为免于后路被断,乃窜入峰县附近之漳山、龙山及税廓等坚固围寨内死守待援。

  1938年四月七日,台儿庄城内之敌被彻底肃清,台儿庄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  随后,冯安邦率四十二军参加了峰县追击战。1938年四月八日,攻占了金陵寺一带,堵击逃窜之敌。1938年四月十四日,奉命夜袭福家庄和峰县南关,受阻。由于日军援兵已由津浦线南下,开到枣庄附近,台儿庄战役的最后一战——峰县追击战遂于四月中旬结束,第五战区转入防御。此后,冯安邦率二十七师在峰县以南监视当面之敌,并阻敌增援,断敌补给。

  在台儿庄战役中,冯安邦指挥官兵浴血杀敌,构筑右翼防线,东阻板本、北堵濑谷,打出了国威、军威,重创了日寇的精锐部队,为台儿庄大捷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1938年五月五日,冯安邦及二十七师师长黄椎松亲率该师主力与日军第十师团第六十三联队激战于泥沟西庄,毙敌大队长吉帜重冶少佐以下四百余人。由于冯安邦指挥作战有功,国民政府特授予冯安邦将军最高战功奖章青天自日勋章。  徐州撤退中,冯安邦率第二十七师转归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张自忠指挥。所部首先在郝寨、萧县附近占领阵地,掩护大军集结,尔后又占领徐州西北九里山阵地,协同张自忠部完成了掩护主力突围的艰巨任务。

  1938年九月一日,徐州突围后,冯安邦部经江苏淮阴退往大别山区,冯安邦奉第三兵团总司令兼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之命在鄂豫皖边区小界岭一带集结,作为第三兵团的预备队扼守要隘,抗击来犯日军,使日军损兵折将,死守阵地四十余天,使日军终未越“雷池”半步。

  长眠襄阳城

  1938年十月

  日本受降军官步入故宫太和殿  ,冯部奉命向襄樊转移。由于部队连续作战,减员很大,冯安邦拟请将五十二军并入张自忠第三十三集团军建制,自己则坐镇襄阳收容溃散部队。

  1936年十月六日,冯安邦所部在商城至麻城公路两侧打船店山地与日军第13师团激战,面对优势数倍于我的敌人的进攻,冯安邦亲临一线指挥官兵英勇抗击,伤亡惨重,完成了预定的阻击任务后。

  1938年三月二十一日奉命向湖北襄樊转移。  1938年十一月三日,冯安邦率部到达襄阳一带,正在停留收容部队之际,日军航空兵对襄阳实施猛烈空袭,昭明台、东门街一带被炸成一片瓦砾。在一片混乱中,冯安邦从容不迫,不肯逃避,四十二军军部所在地春风旅社一带被炸成一片瓦砾。混乱中,冯安邦临危不惧,誓与襄阳共存亡。冯安邦从容不迫指挥部队构筑工事时,不幸被日军炸弹炸伤腹部,当场壮烈殉国。享年五十四岁。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5日 17:38 | 被阅览 次 | 来源:宝运莱官网发布: )